快馬加盟網
當前位置: 首頁 > 教育 > 教育培訓 > 文章專區
創新企業“戰疫”系列丨龍之門教育黃向偉:線下機構面對現金流挑戰、在線教育產品和服務待驗證
  • 更新時間: 2020-02-07
  • 編輯:小A
  • 來源:互聯網
  • 瀏覽量:2458

新冠肺炎疫情蔓延以來,教育行業企業紛紛投入到抗擊疫情、馳援疫區的隊伍中。隨著教育部通知春季學習延期開學,如何真正實現停課不停學成為教育行業熱議的重要課題。

“這些天我們都是夜以繼日的在工作,擴充網絡資源、進行系統優化。一直到昨天還都是手忙腳亂的,到今天才終于覺得踏實了點。”2月4日,龍之門教育董事長兼CEO黃向偉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專訪,講述了龍之門教育過去10天中的抗疫部署,也分析了疫情給教育產業帶來的相關影響。

2020年春節當天,龍之門教育正式公布新冠疫情公益方案,以北京四中網校為主體為因疫情而延緩開學的中學免費開通在線智慧教學平臺,配合各地教育主管部門及學校部署“停課不停學”的工作。

龍之門教育是“北京四中網校”的運營方。早在2003年的非典疫情期間,北京四中網校就曾免費開放學習平臺,讓學生們可以通過網絡課堂進行學習;2009年甲型“H1N1”流感期間,這家機構是北京市教委唯一指定的因H1N1隔離而使用的網絡學習平臺。

截至目前,北京四中網校的在新冠疫情期間的公益舉措已覆蓋了北京、寧夏、四川、廣東、山東、河南、天津、湖北、河北、福建、廣西、山西、湖南、遼寧、青海、海南、重慶、陜西等多個區域,服務學校數量從原有的3000所,實現翻倍式激增。

公益助學的同時也遇到了來自技術資源和師資人力等方面的諸多挑戰。黃向偉告訴記者,團隊還在不斷投入資金和人力,積極協調各方資源,擴大公益服務內容與服務覆蓋區域。

(圖:學生通過在線平臺學習)

迎戰新冠疫情

《21世紀》:龍之門從什么時候開始做的相關部署?

黃向偉:我們是在大年初一的時候得到相關消息,說有可能會延遲開學,就迅速啟動了緊急部署。

這些天我們都是夜以繼日的在工作,溝通網絡資源、進行系統優化。一直到昨天還都是手忙腳亂的,到今天才終于覺得踏實了點。

《21世紀》:龍之門的業務可以追溯到2000年,是經過曾經的非典疫情的。

黃向偉:是的。2003年的非典,2009年的甲型H1N1流感,2015年的霧霾,我們在北京多次支持過學校的停課不停學。大大小小的幾次停課中,我們都盡可能的通過免費開放的方式進行公益助學。尤其在甲流期間,很多學生要居家隔離,我們通過同步教學的方式幫學生跟上學校的正常教學進度,當年也得到了北京西城區教委的肯定。

《21世紀》:10天以來比較難的是什么?

黃向偉:這個過程中碰到了很多困難。比如我們現在的教學不僅僅是支持學生在家學習,更多的是支持學校利用互聯網技術、用云平臺進行教學。學生通過我們的課程進行學習、老師進行在線指導和答疑,學校也可以用我們的直播平臺進行授課。

我們是通過服務的學校和學生數量配置網絡資源的。過去學校的教育信息化程度不一,并非常態化使用,現在全國的學校都延遲開學,一下子有大量的學校和學生進入到平臺中。這兩天就已經達到“超常態化”,并發數(記者注:并發數,指同時訪問服務器站點的連接數)迅速增長,到今天為止已經超過我們去年的10倍以上。

春節期間各個單位都沒有開工,加上最近的新冠疫情,僅僅購買服務器托管到IDC機房就是很大的挑戰。幸運的是我們得到了很多合作方的支持,比如我們已經和百度攜手,面向部分地區學校的初中和高中畢業年級,免費提供在線智慧直播教學平臺“云課堂”服務。百度將為北京四中網校提供技術支持和云計算資源,保障音頻視頻穩定、流暢,讓“云課堂”教學順利完成。

《21世紀》:關注到我們的免費直播平臺主要是面向初三、高三這些畢業年級,為什么做這樣的選擇?

黃向偉:我們過去是服務3000所學校的將近300萬學生,今天服務的學生數量激增到了上千萬。現在還沒有到真正的學習高峰期,因為很多學校是在2月10號才開始開學,這就像我有個能容納1萬人的禮堂,現在突然涌入了上百萬觀眾。

缺服務器,我們可以去找;缺帶寬,我們可以想辦法擴;但我們的服務人員,老師、教研員是有限的。所以我們決定放慢服務學校數量的增長,把重點放在為初三、高三畢業年級的學生做教育支持,現在是他們人生的重要時刻。

《21世紀》:線下培訓機構有很多的老師,這個資源在疫期是能調動起來補充道線上教學么?

黃向偉:線上和線下教學的場景完全不同,直接把線下老師拉到線上教課,有可能效果會非常差。他們很難在短時間內熟悉在線教學工具、適應與學生在線上互動調動學習積極性,線下培訓機構的信息化能力比校內老師更待加強。

所有人的“疫”考

《21世紀》:新冠疫情將給整個教育產業帶來哪些影響?

黃向偉:是針對所有人的一次特別考驗,包括教育從業者、學生和家長、老師和校長、教育主管領導。所有人重新認識了在線教育的價值。

我們都不希望出現疫情,但它的出現在危機中給整個在線教育行業帶來了新的發展契機,甚至說將開創一個新的紀元。

《21世紀》:有觀點認為現階段線下培訓被迫暫停,也成為純在線教育產品和服務的驗證時刻。

黃向偉:我非常認同。過去在線教育在整個教育產業的占比還是很小的,現在這個特殊時期中所有學生都在網上學習,教學產品課程資源能否跟得上、教學服務和學習效果怎么保證,是所有教學機構和教育從業者需要面臨的考驗。

《21世紀》:持續的疫情也凸顯了一些問題。

黃向偉:疫情到來后,確實暴露出了很多問題。比如,教育企業是否有足夠完整的教學服務體系,包括課程資源、教學平臺、師資培訓等來服務在線教學的場景;國家已經在教育信息化投入很多,疫情到來的時候學校也都選擇了用互聯網的方式實現“停課不停學”,這個過程中我們看到了某些地區教學資源的匱乏、教師信息化教學能力的不足。

我們甚至看到有的地區還在通過電視進行教學。這種方式沒有任何的互動性、教學效果無從考證,學生的學習效果一定不會很好,暴露了我們在應急響應機制設計上仍有待改進。

《21世紀》:這個時間點上,“現金流”是個重要議題了。線下培訓機構和在線教育初創企業的現金壓力?

黃向偉:現階段對我們來說還好。我也給同事們寫了內部信,“一起扛過去,春天就會來。”

現金流對所有企業是非常重要,創業公司尤其如此。從整個教育行業來看,大家都在共同抗擊疫情,也有很多企業不得不面對現金儲備不足的問題。

線下教育機構正在面對非常大的挑戰,課外輔導班停課后就面臨退費問題,不能招生、不能上課的同時又要退費,挑戰很嚴峻。在線教育相對還好,服務并沒有終止,也有很多新的學生轉移到線上,短期內看還可以。

《21世紀》:從內部組織運營的角度,有哪些建議給到同行們?

黃向偉:安全健康是第一位的,這直接決定著機構的安全。除此之外,首要的是算算兜里的現金能支撐多久,第二是非常時期要保證眾志成城的士氣,第三是提升遠程辦公的能力。

任何困難都醞釀著新的機遇,時下的環境倒逼了企業的內部組織能力。幸運的是我們已經習慣協同辦公,該做的事情并沒有耽誤。

欢乐生肖是什么彩
独行侠勇士回放 内蒙全民麻将下载 现金咖啡 母乳飞溅长峰河南在线 五粮液股票行情查询 新疆风采35选7开奖记录 台湾明星麻将游戏 单机免费无网麻将 上海麻将对对碰 时时彩 欧美三级片去哪看 强制侵犯系列av资源 捷报比分篮球捷报比分篮球 11选五5开奖新疆 企业管理类院校排名 nba老鹰vs湖人